啥都会一点,啥都不精通
lof上的少,常出没于wb@一大坨哈哈,唠嗑欢迎

甜食。

谢谢o(≧v≦)o~~

伯烨。:

 


*伞修过去式/喻叶喻进行时


*祝 @这里是哈哈君 生日快乐!


*小学生文笔别见怪。括号只是个分割线,无视就好。


 


 


——再说个题外话。放出新章的虫爹心真脏啊。


 


 


 


 


 


 


 


【这大概是一个贴心顾人的哥哥和另一个离家出走的哥哥的的故事。】


 


众所周知,我们的叶修同志对甜食没兴趣。大概是因为小时候叶秋在学校人气高,经常有女孩子误送甜食一类的。叶修小同学看都没看一眼放在客厅等弟弟拿,本着有点不明女孩子为什么执意送甜食的意思,对可怜的甜食们没兴趣。所以一直没尝试吃过。就这样,我们的叶修小同学就在家和学校两点一线混日子混了十五年。


 


后来,叶修同学痴迷上网游,无奈家中压力,屁颠屁颠的拎着自家弟弟收拾好的行李,踏出家门一去不复返。在网吧遇上苏沐秋,靠着刷副本开黑帮人升级的本事和沐秋同志一同赚钱交房租。一个小窝里住着三个人,叶修,苏沐秋,苏沐橙。因为照顾女孩子的缘故,细心的苏沐秋有余钱会给妹妹去挑些蛋糕避开整天泡面的命运。两个男孩子也是没什么闲时间吃到甜食。


 


再后来。我们的叶修同学再也没有机会和沐秋同学一起吃个甜品谈个恋爱。不过,他们至少保持着挚友的关系同床共枕了两年。虽说一切都过去了。叶修还记得那个叫苏沐秋的人。便足矣。


 


 


【这大概是一个手残智不残的心脏和另一个踏实拉仇恨的虚胖的故事。】


 


 


直至嘉世年轻小队长叶秋打荣耀出了名,赚了钱。多年养成不吃甜食的习惯,叶修前辈也不打算花钱去买甜品膨胀自个的小肚腩。自己是不是太胖了?叶神时不时想着。


 


第四季,那时还没人预料到黄金一代是如此的耀眼。叶修也只和蓝雨的前队长魏琛打过照面,也知道老魏同志是被一个叫喻文州的手残挑下去的。本着好奇心叶神有去蓝雨主场看过。斯斯文文的小伙子,很会做人。得出这么个结论叶修同志懒洋洋地继续回去和新接触联盟的沐橙小朋友布置战术。


 


但我们可敬可恨的叶修同志不知道,他注意的人也注意到了他。


 


之后,荣耀群里叶修前辈会顶着“一叶之秋”的大名到处闲聊。夏休期抢枪boss拉拉仇恨,一切顺利。喻文州会时不时弹出个窗,开头两个字就是“前辈。”叶修闲着就会应声,当是消遣。


 


该说是两人很投机或者是两人心都脏,不管是什么话题都谈得来。而且双方不会故意去打探对方战队的消息,相处起来很舒服。但在第六赛季结束,我们的文州同志给叶神捎去了一句话:“你看,明明现在你实实在在地和我聊着天,我却感觉不到你存在于这个世上。很矛盾的想法吧。”叶神愣了神,没回复。看着备注是“喻文州,手残”的窗口发起呆来。


 


随后几天叶神都觉得胸腔闷得慌,不正常。叶神用手背贴着额头,阖上眼,没发烧。也说不清楚怎么一回事……单纯的累。叶修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失魂落魄的第二天,喻文州拎着一盒做工精细的小蛋糕上嘉世拜访。


 


“文州你这是……?”带人回到自己的栖息地。不想让气氛冷下来的叶神看着蓝雨现任队长手中的礼盒。


 


“给叶神你的礼物。”与平日一样亲近的口气,反倒让人觉得哪里奇怪。


 


“嗯……?拿来看看?”叶修躺在沙发上一浅一深的呼吸着。那种压迫感见到喻文州后不但没有舒缓还增重了。


 


“小蛋糕,不知道叶神你喜不喜欢。”喻文州看眼瘫成坨烂泥的前辈,无奈笑的坐在一旁。给人递上


 


“甜品……?文州你这是敷衍小女生的吧。”虽说口头上是抱怨着,叶修还是半眯眼的接过了。“你拆吧,我不是很想吃。”


 


“前辈怎么可能是小女生呢。”认命地拿回自己送出的礼物,在人漫不经心的表情基础上吐出一句“叶秋前辈愿意和我谈恋爱么?”


 


“…………啊?”


 


“我是问叶秋前辈愿意和我谈恋爱么。”


 


“我是男人。”


 


“我知道。”


 


“……别叫我前辈了。叫叶修就行。”慵懒如猫的叶修打了个哈欠侧身伸了个懒腰。


 


“嗯?叶修?”


 


“我原名。”叶修大概知道胸闷的原因了。有时候是觉得喻文州和苏沐秋有点像,却又说不出到底是哪像。但绝不是代替品。“既然你想,那就……交往吧。”


 


话音未落,叶修觉得自己唇上忽然多了少许温度。清醒的睁开眼发现喻文州正在自己跟前,近在咫尺的地方。“叶修。”附在人耳边轻声呢喃着。无疑这个夜晚是让人高兴的。喻文州丝毫没有不耐烦的神情给叶修喂着蛋糕当宵夜。


 


“文州。”


 


“嗯。”


 


“串门不带点肯德基外卖对得起我么。”


 


“这不是给叶修前辈你带吃的了。”


 


“嗯………”感觉还成。“文州啊,下回来再带多点?”


 


“前辈发话了自然行。”


 


“还真是……”


 


深夜,从房间里传来暧昧的呻吟声,究竟是谁吃掉谁,这就无从得知了。


 


 


 


 


从那以后,喻文州研究完记录都会下意识的打开网页看看有些什么新的甜品。黄少天啰嗦了半天只换来队长一句话,“家里那只猫喜欢上甜食了。以后能顺道打包给他。”


 


看着如此傻甜白的队长,少天觉得世界都暗了。怎么这年头猫都爱吃甜食了……


 


 


关于一个虚胖被继续喂胖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感谢观看。


 


 


Fin.

评论
热度(6)
  1. _哈哈_tori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o(≧v≦)o~~

© _哈哈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