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都会一点,啥都不精通
lof上的少,常出没于wb@一大坨哈哈,唠嗑欢迎

【喻叶】抉择

谢谢言华太太(*¯︶¯*)

言华:

※ 祝 @这里是哈哈君 生日快乐w,以及大家新年快乐w


※ 《黑暗森林》的paro,没看过的可能不太看得懂【揍了写的乱七八糟的自己




“他们说你要见我。”


喻文州站在叶修的面前,噙着微笑抱着双臂。他今天没有穿军装,便服让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格外温和。叶修注意到他的双手,干净有力,薄薄的茧覆盖在指关节上,显得格外普通。


“我们还是第一次在这种情形下见面吧?”叶修摊了摊手,示意喻文州可以进门来。后者弯腰脱掉了运动鞋,在玄关沉默的守卫者注视下踩着袜子踏进了这间房屋。


“咳……该干嘛干嘛去,不用管我们俩。”


“那可不行,叶修先生。您是面壁者,您的安全需要……”


“得了吧,文州要是破壁者也不会端着枪拿着匕首来的,况且就他那手残,能伤到我吗?”


“您说笑了,喻上将可比我们的单体作战实力要高很多。”守卫者坚持着。


“……非得我加一句这是面壁计划的一部分?”


“您明知道不是……”


“总而言之给我们俩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也不算单独了。”喻文州插了言,“智子还在看着呢。”


最后守卫者还是鞠了一躬转身离开。叶修抬起眼皮子看了一眼喻文州,然后又垂下来:“茶还是咖啡?面壁者亲手泡啊文州你荣幸不?”


“前辈是希望我怎么回答呢?”喻文州莞尔,然后又摇摇头,“无聊的开场白可以不用继续了。前辈其实也无法判断我是否是ETO的成员吧?”


“如果你是,联合国选择我成为面壁者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叶修一边往玻璃杯里冲着热水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虽然不太想承认,不过我想的东西很多确实都瞒不过你。”


“但是即使我说我不是,前辈也不能相信吧?”喻文州笑笑,看起来并不生气,“这毕竟不是仅仅关乎你个人的事情,而是关乎整个地球啊。”


“你真聪明。”叶修赞扬。


喻文州:“……前辈果然一如既往嘲讽。”


“废话不多说……你应该知道我最近都做了什么吧?”叶修将温热的水杯递了一只给喻文州。


喻文州接过玻璃杯,手心与玻璃接触的地方有温度开始缓缓传递。某种热力像是触动了他,让他陡然沉默下来。


最后他摇了摇头:“你做了什么?又没做什么?无论如何,智子都在看着。我不该妄加言论的。”


“可是你猜到了。”叶修看向喻文州,眼神中有灼灼的亮光,“你去了一趟观测中心,然后你调用了最新一系列关于宇宙电波的论文和实验数据。”


喻文州的手指按在了叶修的嘴唇上,他的声音轻柔的像是情人间的呢喃。


“前辈,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文州,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叶修抓住了他的手指,低声询问。


“我的一切举动都出于清醒的头脑。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所有的决定都来自于理智。”


“但是那让你变得更加危险了。”


“因为我成为了可以读懂面壁者的人吗?”


“你一直可以读懂我的意思……或者说,你总是能想到我在想的东西。”


喻文州突然意识到叶修的意思了,他抽离了自己的手,后退了一步,语调依然彬彬有礼,却带了半分疏离。


“你叫我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不想让你死。”叶修又露出了那种惯常可见的、单属于他的懒洋洋的笑容。


“所以,你要软禁我吗?”


“留下来,你的安全会成为面壁计划的一部分,这不是很好么?”


“那是资源的浪费。联合国的大部分代表会更乐意使用别的方法。一颗子弹就可以解决信息的可能泄露。”喻文州叹了口气,回答他。


“你就这么想死吗?”


“如果这能够帮助到整个计划的话……叶修,你清楚我一直是这样的人。”


喻文州叫了叶修的名字。


叶修当然清楚喻文州——这是个在战场上甚至对自己的生死都能冷静对待的人,而他的存在固然重要,可是此时此刻如果将两者放在天平上,喻文州的生命比不上叶修脑海中所盘旋的那些东西。


“所以还有一个方法。”叶修伸手招了招。喻文州走过去,安静地注视他。


然后嘴唇上传来轻柔的触感。


最开始只是试探性的触碰,随即变得更加迫切。有什么东西想要和他做更加深入的交流——喻文州反客为主地压制了回去,将还在做尝试的那些东西卷入了属于他自己的节奏。


像是一场倾盆的雨劈头盖脸的浇了下去。也许叶修最开始并没有想到这些,但是雨水已经浸湿了他的全身他的灵魂。人体内的温度和外界的空气维持着截然不同的差异,而在无数双看不见的眼睛的注视下,那些温度开始摩擦和上升。


“有人说爱情能让人盲目。”


“所以我先前所看到的你,究竟是不是你?”


“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如果你从此之后看不清我,我很乐意继续下去。”


“不用把我留下来了?”


“嘿,地球的未来都肩负在哥身上呢。”


“……我可不会在未来等你。”


“那就和我一起慢慢走吧。路有点儿难走,小心别摔着啊。”


“前辈也是呢。”


在空荡荡的房间顶上,投影仪还透射着两个孤独的支点。地球在这边,外来的舰队在那一边,剩余的漆黑好像黑暗的森林:它们一同注视着在房间中的那两个人,像是几只幽暗的眼睛。


谁都不知道这一刻的决定是否正确,但是至少,接下来的路,两个人可以一起走。




【END】


注释:


整片paro来自大刘的三体。


智子是来自外星人的一种技术,可以监测整个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


面壁计划是针对智子的一项行动,由于智子不能监视人的内心,所以被选中的面壁者们将一切计划埋在心底,只有在最后行动时才会说出。


破壁者:通过各种手段猜到面壁者的决策的人,当他们猜到了真相,他们就破了壁。


ETO:外星人在地球发展的组织。


最后解释一下这篇文:


叶神被选中成为面壁者,喻队作为一个非计划人员,却“可能已经洞悉了他最后想要做什么”,所以他可能会被干掉——因为这样就没有可能泄露计划。


叶神有两种方案:一是将喻队关在自己身边,他就会有足够的安全级别;二是让喻队看不清自己。他用了第二种。


但是喻队是否真的已经洞悉他的计划?叶神并没有给出正面答案,因为只要他还是面壁者,他说出的任何一句话就都不能作为真话来处理。


所以,他其实只是启用了预警机制……


——土下座】我简直是个表达废……

评论
热度(26)
  1. _哈哈_言华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言华太太(*¯︶¯*)

© _哈哈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