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都会一点,啥都不精通
lof上的少,常出没于wb@一大坨哈哈,唠嗑欢迎

【乐叶】一块鲜肉

嗷嗷谢谢软软!!今天的乐乐格外帅!

鸡蛋灌汤包:

· @这里是哈哈君 之前的生贺拖了一个月对不起OTZ


·乐乐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了


·OOC绝对,别跟我谈内容


=正文=


张佳乐退役了。


这个消息在一个小时内传遍了电竞界的大街小巷,继叶修、韩文清之后,这个从第二季开始闪光的选手迎来了自己职业人生最‘荣耀’的一天,镜头、话筒、闪光灯。


然而张佳乐却并不这么认为。这个屁股暖热过四次亚军宝座的家伙,记者会一结束,连拍照留念也没有,就离开了霸图的训练处,奔往H市。


几个小时下来,张佳乐人是到了,脑袋感觉还留在车上,晕晕乎乎下车,拖着行李箱往兴欣网络会所的方向钻过去。


 


可惜的是,张佳乐的运气也是差的一如既往。


前台小妹正在看韩剧,鼻涕一把泪一把,张佳乐一打扰,问,“叶修呢?”,小妹挺不乐意的,翻个白眼儿回答他说,


“通宵到早上十来点,回去睡觉去了。”


张佳乐被白的也不舒服,自个儿不知道比这小妹打多少岁,被这样嫌弃还真是别无二处,兴欣的人跟叶修一样贼没眼光。于是干脆他说了声谢谢,就又拖着箱子哒哒往上林苑的方向赶去。


 


 


昨天通宵一气儿到了十点,人老了就有点hold不住,叶修迷迷瞪瞪梦着自己的裤子被人拽了,衣服也扯掉半个,睁眼看,嘿,眼前这不是四亚王张佳乐是谁,不必客气,叶修也不会委屈自己,干脆一脚踹过去,好在张佳乐躲开了,要不然叶修觉得自己一定要搞他个半残。


再亲也不能打扰他办正事儿,这是叶修为数不多的‘原则’,其实也就是懒。


张佳乐可能也知道自己做的有点猥琐,惺惺地滚到床的另一半儿上,拈着叶修的头发还是忍不住开嘴炮。


“你这几天没洗澡了啊这头发怎么还没油抹了什么玩意儿?”


叶修一蒙妹子,声音糊哒哒的。


“去,上午刚洗了。”


张佳乐一听有点把持不住,叶修这人真是人老了不要脸,作息和多少年前的极品宅男似的,要是困了脸都不洗别说洗澡了。而叶修这句话他听在耳朵里就像,“得了吧小逼,哥知道你要来连澡都洗了你还矜持个毛啊”,舔舔嘴唇,张佳乐想,俩人好久也没躺在一块了,越这么想越觉得叶修也是那个意思,干脆翻身扯被子压回去。


果然,叶修没再反抗。张佳乐火急火燎扒衣服,叶修也顺着他,两个人一时纠成两条虫,你缠着我我缠着你,连空气都热了两三度,汗液蒸发出去,反而催着他们抱紧彼此。两个人都是大老爷们,没什么顾忌,又是自己家,那胶合的样子,除了用斧子劈大概是没第二种情况能让他们分开了。


张佳乐觉得叶修的唾液里一定装了催情剂,不然他怎么会对一个男的发这么大的情,跟狗儿似的,完全没点尊严。


叶修觉得张佳乐这孩子真是他妈缠人,然而他自己的手也松不开。


 


打断在高潮之前。


张佳乐没脱完的裤子松了俩扣,但是小腹下方还是鼓鼓的,叶修基本上已经被扒光了,但是此刻却比穿着半件儿的张佳乐要清醒的多,他推推张佳乐,


“拿套。”


张佳乐还在亲呢,假装没听清,


“什么?”


叶修嗤了一声,


“不拿套就自个儿撸去吧。”


“成成成,拿总行了吧?”


张佳乐不高兴,但是比起不高兴他更讨厌明明有对象还要自己撸,就拉开抽屉随手抽出来,要套,一看尺码,不对啊。瞄叶修两眼,笑得又贱又贼。


 


 


来了一发,两人皆是神清气爽,凑活着吃了顿晚饭,又到了一天饱暖思淫欲的时候,张佳乐拖着半睡不醒的叶修去西湖边转圈,转着转着转到了超市。张佳乐想起来抽屉里的套儿多半都被叶修做了手脚,就往购物筐里扔了盒套。叶修什么也不拿,干脆站到了外面。但是收银员似乎是看到了刚才俩人是一块儿的,扫到避孕套的时候脸黑了一下。张佳乐脸也黑了一下,因为叶修站在外面笑得贼开心。


他觉得自己就是贱,觉得叶修这样笑很想摁倒揍一顿,又得想要摁倒亲一口。


张佳乐结完帐臭着张亚军脸,叶修不提要帮他提,沉默了半路,叶修钻进路边一个药店,张佳乐跟着进去,就乐了,只见叶修拿着一盒避孕药就走了过来。


“叶修你说这是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没脸没皮的人呢?”


张佳乐笑得可真开心,从霸图退役他不是没有一点情绪,但有的那么多,都被叶修这个叶不羞给逗得没心思伤春悲秋了。


两个人并肩走着,路灯恍恍惚惚把影子拖得很长,张佳乐伸手,一把拉住了叶修,叶修什么都没说,视线四处晃。


如果这时候能下场雪,张佳乐觉得自己就能求婚。


头都白了,还有什么不能的。


虽然他觉得自己一定会被叶修开嘲讽。


走着走着,俩人都听到不远处停车场有吵闹的声音,不过俩人都不是多事儿的人,叶修看着路,突然觉得在前方停着的五菱之光的后轱辘旁边看到了什么,定睛一看,是只小猫儿,胸脯子也不动了,白花花的毛儿滚了圈儿土。


张佳乐发现叶修停了下来也就不动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愣了一会儿,突然用提着兜子的手的手背挡住下半张脸。模模糊糊地,但叶修听的分外清楚,那是声:


“肏!”                                                                                 


叶修偏过头,正好看到张佳乐的一系列动作,那隐约里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叶修有点心悸,


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眉也没变,眼也没变,然而,不知为何,叶修就觉得,这时候,张佳乐帅的跟刚从荧光液里捞出来一样,在黑夜里闪着一圈微光,


两人心里怀着一样又不一样的东西,循着在此期间一直没断的吵闹声,大概是几个醉汉,还有一只被攻击的猫仔,凄厉的叫声混在骂声里有点瘆人。一下子,事情就清楚多了,叶修想着这种时候如何不拼武力值干死对方,而张佳乐的想法更粗暴,他把东西递给叶修,自个儿撸撸袖子就要冲上去。


张佳乐长相上不比韩文清,不能让人拱手送钱包就算了,关键是长得一副让人想逗逗的样儿,说实话,叶修看这架势真觉得玄,见张佳乐要上,叶修拉住他,


“找死啊?”


张佳乐掰开他,秀秀自己完全看不出来的肱二头肌,


“当年决定要进霸图,练了半年散打。”


叶修一听乐了,这家伙,合着老韩在张佳乐心里就是随便打人力大无穷的李元霸,也就不说话了,只是心里头还想着,要是张佳乐武力值没点够,自个儿得怎么收拾烂摊子。


果不其然,到最后还是叶修使了点小聪明把张佳乐和另一只猫弄了回来,两人各抱一只猫,并排往刚才去过的药房走。


进门,收银员看着俩人就来了一句,


“你俩禽兽对这两只猫做了什么?”


张佳乐有点怂还挺怒,别扭不说话,叶修就给解释。收银的也是个医学系的在读生,听了这就说自己能帮着处理一下伤口,这件事儿总算是平静下来。


坐在药店休息用的长椅上,叶修看看一脸疲惫的张佳乐,突然觉得有点臊,


你说这人今天怎么这么帅呢?

评论
热度(52)
  1. _哈哈_药不能停的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谢谢软软!!今天的乐乐格外帅!

© _哈哈_ | Powered by LOFTER